AlphaGo 的爆紅,其實是一場營銷_手機新聞_華中在線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科技 >手機 > 正文

AlphaGo 的爆紅,其實是一場營銷

2018-02-14 10:39:03 來源: 作者:佚名 閱讀:131

倫敦時間10月18日晚八點,谷歌公司的AlphaGo進化版問世,代號AlphaGo Zero。


新版本摒棄此前舊版本是通過學習人類棋譜自我訓練的原理,升級到自我對弈訓練的原理。新技術使得新版本的AlphaGo在40天時間擊敗了此前數個版本。


雖然已經戰勝人類,但AlphaGo的一舉一動還是牽動人類的心。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無數人把關注的焦點聚焦在AlphaGo和人類誰強誰弱的問題上,如今這一問題已經不值一提。


值得反思的是,2016年被稱為“人工智能”元年,結果就出了有計劃的、循序漸進的AlphaGo挑戰李在石、匿名挑戰中文圍棋網站等戲劇性事件,沒有這些轟動一時的事件,AlphaGo的名氣不會像今天那么大。


谷歌的技術很牛逼,但很多人沒有注意到谷歌牛逼的地方還在營銷上。


中國人工智能的水準其實并不低,據20家中外權威機構預測,在未來的人工智能行業,美國和中國可能成為技術和產業的領跑者。而且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創業極為活躍,這點不比美國差。此外,今天在世界上做人工智能的科學家有43%是中國人。


中國還有百度大腦、訊飛超腦等具有世界一流實力的產品。在某些領域,比如在語音識別上,百度的技術也可以媲美蘋果和谷歌。但這些都沒什么名氣。


玩砸的百度大腦


領略了AlphaGo在人機大戰中的風頭,百度也如法炮制過。2017年兩會上,李彥宏特意提到了:“百度有一個“小度”機器人,參加了《最強大腦》。”


“小度機器人”的核心機能是百度大腦。這是百度2016年9月正式發布的人工智能產品,能夠模擬人腦的工作機制,目前在智能水平和4歲的幼兒類似。聽起來不酷炫,但這幾乎代表了中國人工智能的最高水準。


在發布會上,李彥宏讓百度大腦還原了張國榮的聲音,用合成聲音與粉絲“隔空對話”,還請了胡歌上臺互動,演示了百度大腦的語音合成、用戶畫像等諸多功能。


不過,最吸睛的還是綜藝節目。2016年12月17月,百度大腦正式亮相江蘇衛視的綜藝節目《最強大腦》,掀起了中國的“人機大戰”。


極少參與采訪的李彥宏罕見亮相綜藝節目,要知道大佬參加綜藝節目極為少見,此前只有周鴻祎曾參加過湖南衛視的《天天向上》。


在節目中,李彥宏非常賣力,他的“技術范”點評成了整場節目的看點。



此外,百度還出動備受倚重的百度研究院前首席科學家吳恩達親自坐鎮現場,保證節目權威性。


看起來是一場驚心動魄的“人機大戰”,百度大腦將被中國老百姓熟知,但錯誤的節目設置導向尷尬的結局。


和AlphaGo的對手不大一致,百度大腦的對手更像是具有難以復制的“特殊能力”的人。


比如,百度大腦的第一個對手是這樣的:號稱“腦王”的90后選手王峰,在2011年,他曾以5分鐘記憶500個數字、1小時記2660個數字、聽記300個英文數字,是世界腦力錦標賽上“世界記憶總冠軍”。


這場比賽,百度大腦以3:2獲勝。


從比分看,百度大腦沒有表現出絕對的優勢。這點可以參考吳恩達的說法:“機器沒有直覺,也并沒有久遠的進化歷史,只能靠分析數據來學習,特別對于識別整容、化濃妝或者十幾年跨度的照片,沒有大量的數據可以分析。”


但,即使有絕對優勢,對人的心理沖擊也不大。因為對手是不知名人士,而且對手的能力近似于“特異能力”,所以觀眾難以直觀理解勝負的意義,也就無從談起對百度大腦的敬佩。


其次,綜藝節目的模式并不適合成為宣傳的工具。


在第三局中,百度大腦對陣另一個有特殊能力的人,比拼人臉識別。結果百度以2:0贏了,但很多人認為節目有黑幕。因為節目錄制的前一晚,現場明暗度調低了20%,結果人眼容易受到干擾,而機器則不會。


結果,百度大腦非但沒有起到正面宣傳作用,結果還背了“負面影響”,得不償失。


這背后的問題是:變量太多。不同于人機圍棋博弈只是智力上的比拼,百度大腦和人腦的博弈受到的干擾因素太多。只有等百度大腦的智力水平達到成年人,兩者才會有直觀的差距,才有讓人驚艷的震撼感。


當然,更重要的是,百度應該參與設計更加合理的比賽規則,才能真正突出百度大腦的實力。


天才的營銷樣板


讓AlphaGo名聲鵲起的是去年3月和天王級棋手李世石的一戰,賽前大多數圍棋專家都認為李在石有勝算。


最后,李世石以1:4落敗。結果更是留下一個懸念,人類贏了一局。


對于這一輸,無人知曉。韓國一位此前就篤定AlphaGo能贏的專家認為,阿爾法狗故意失敗,而之所以故意失敗,是為了消減人工智能驚人的成長水平造成的人類恐慌。


不管怎樣,這一輸吸引了更大范圍的反響,這個懸念激起了柯潔大戰AlphaGo的興趣,放出“AlphaGo贏不了我”的狂言,也引起了更大范圍的興趣。


AlphaGo沒有立即挑戰其他棋手,而是回爐再造一翻。它復出的方式也更加不同,“故弄玄虛”當了一把“網紅”。


2016年12月29日,中文網絡圍棋平臺弈城網突然出現一個神秘賬號“Master”,它從一個叫“Magister”的賬號改名為Master,國籍信息是韓國,標注為9段。


從29日開始,Master便四次出擊。到31日,Master連勝超30場。全都是絕頂高手,“世界第一”的柯潔,被虐三次。當時的柯潔還不知道Master為何人?發了一條微博,模糊地說了一句:“新的風暴即將來襲。”


在這種情況下,Master徹底火了。1月3日,中國棋手古力,這位中國拿世界冠軍最多的棋手發布懸賞:若有人擊敗Master,提供10萬元獎勵。


到1月4日Master對弈“棋圣”聶衛平,關注度再次飆升。Master如愿拿下聶衛平,成績為55勝1平,1平還是因為對手斷線導致,也就是全勝。


Master更是罕見打出繁體字向一代棋圣致敬“謝謝聶衛平”,賺足眼球。最后,Master的戰績停留在60勝0負1和。


沒給人多余時間猜測,1月4日,Master宣布戰績便是此前戰勝李世石的人工智能AlphaGo。


AlphaGo為什么采取這種方法復出呢?以下幾種原因比較可靠:高效率挑戰更多的棋手;為AlphaGo再次挑戰人類做鋪墊,畢竟李在石只是棋壇高手之一;為挑戰“世界第一”的柯潔鋪墊預熱,造足聲勢。


很快,5月,柯潔和AlphaGo在中國烏鎮正面對弈,后者三戰三勝,最終確定了自己的地位。


持續一年多時間,一波三折的劇情,打遍中韓高手,AlphaGo在全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知名度。


這里有兩種可能:第一,如果AlphaGo的技術條件本就具備,那么導演這一番連續劇,背后是完全的策劃和營銷,贏家無疑是谷歌。


第二,如果一年前,AlphaGo的技術實力還不夠,那么,AlphaGo采取的是漸進的方式證明自己,那么他可以從約戰李在石,再約戰聶衛平、柯潔,但是它偏偏以假名來了一把“故弄玄虛”。


不管怎樣,這樣的一個過程讓AlphaGo賺足了眼球,再次證明了谷歌在人工智能上的實力。


人工智能風口,應該如何講好故事?


也許有人會問:我們真的需要在營銷上更賣力嗎?答案或許是肯定的。人工智能產品的名氣起碼有三個用處:


1、在人工智能行業剛剛興起的時候,誰的聲勢越大,誰受到的關注就越大。資本和人才都在盯著人工智能領域,誰就處于更有利的位置。


2、在人工智能產品還不為大眾所認知的情況下,需要有教育大眾的過程。誰的名氣越大,教育大眾的機會越多,未來的市場機會也會越多。


3、同時是由于人工智能處在發展初期,品牌形象的建立需要一段比較長的時間。而AlphaGo的成功讓谷歌在人工智能領域的領先形象深入人心。要知道,在人機大戰中,谷歌只是花了100萬美元設立獎項。只用100萬美元在全球范圍內獲得一次形象提升,性價比不言而喻。


所以,谷歌的對手們都坐不住了。


AlphaGo戰勝李世石后,IBM中國研究院首席科學家蘇中出面接受采訪說:“AIphaGo連1%的天分都沒有。他的天分來自海量運算……”,還說:“現在的人工智能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它是弱的。”


不過,早在1997年5月11日, IBM 的計算機程序“深藍”贏了世界棋王卡斯帕羅夫加里.卡斯帕羅夫便,IBM得益,名聲大噪。AlphaGo只是如法炮制了而已。


AlphaGo大戰中文圍棋網站后,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微軟人工智能事業部負責人沈向洋出面接受采訪,夸贊了阿爾法狗一番,更多的話用來介紹微軟在人工智能的進展。


微軟有一款人工智能產品叫“微軟小冰”,是一款智能聊天機器人。相信不少人有印象,它早于AlphaGo亮相,但至今名氣較小。


還有更多人就在問中國的AlphaGo在哪里?中國到底能不能造出AlphaGo?中國的人工智能比得上AlphaGo嗎?和谷歌對標的百度更被指為“別人在搞人工智能,百度只會做外賣”,而跳過了百度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深耕。


在人工智能的風口上,如何講好人工智能的故事,已經成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1、把握好“快項目”和“慢項目”的平衡。AlphaGo和百度大腦的原理都是深度學習,但前者屬于“快項目”。AlphaGo從2015年10月面世到成名,連半年時間都不到,而且人類本就有技術上的積累。但是,百度大腦是“慢項目”,挑戰的方向極少技術積累。某種程度上,投入AlphaGo更能出效果。


人工智能的競爭必然是“長賽道”,需要做兩手抓的準備,適當投入見效快的項目,這是提振資本和市場信心的良方。


2、適當投入討巧項目或能收到奇效。谷歌能做AlphaGo,那么其他公司能做嗎?這是一個挺有爭議的話題。不管怎樣,圍棋項目稱得上討巧的項目,它的受眾廣泛,具有全球影響力,而且能夠直觀把人工智能對于人類智能的優勢體現出來。


3、中國企業和資本也應該講點高科技情懷。谷歌正在投入AlphaGo,還有去年推出Magenta,是計劃探索利用人工智能來創作藝術,從這些項目看,谷歌并不著急得進行商業變現。最典型的還是馬斯克的“火星移民”項目。相比而言,中國的企業和資本更愿意把錢投在看得見、摸得著的各類風口項目上,這背后根本還是情懷的問題。多點高科技情懷,營銷效果自然就上去了。


返回華中在線首頁>>

閱讀(131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來源:華中在線”字眼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華中在線”,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不涉及任何商業用途。 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以便我們及時做出處理。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ag捕鱼王2技术打法 捕鱼达人2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最 网上ag真人骗局 招财童子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app 排列5中奖号码 vr赛车设备 钻石帝国电子游戏 魔鬼宝藏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