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航空海南航空飛行員辭職遭索賠370余萬元_軍史秘聞新聞_華中在線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軍事 >軍史秘聞 > 正文

南方航空海南航空飛行員辭職遭索賠370余萬元

2019-05-13 23:22:56 來源: 作者:佚名 閱讀:68

  備受社會關注的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下稱“南航海南分公司”)與飛行員梁山勞動爭議糾紛一案,2013年7月18日,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維持海口市美蘭法院的一審判決,梁山須支付南航海南分公司培訓費665725元。

  事情要追溯至2012年3月27日。正是這一天,作為南航海南分公司的飛行員梁山,他向公司遞交了一份辭職報告。然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所在的航空公司認為這是違約辭職,一紙訴狀將他告上了法庭。令人驚詫的是,該公司要求梁山支付這些年公司對其培訓的費用及違約金共計375萬元。就這樣,一筆巨額的“贖身費”便落在了飛行員梁山的身上。

  一張天價的“辭職報告”

  1995年9月至1999年7月期間,梁山作為南航海南分公司的委托代培生,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飛行學院就讀,所花的運行費、培養包干費、體檢費、伙食補貼、出國手續費等41050元都由該航空公司支付。

  期間,1996 年,南航海南分公司選派梁山前往中國南方航空西澳飛行學院學習,1998年梁山畢業回國。在該學院學習的費用由南航海南分公司負擔。

  1999年大學畢業后,梁山便與南航海南分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合同約定:本合同為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約定合同期從1999年7月12日起至法定或約定的解除合同條件出現時止。

  另外,梁山在職期間(含轉崗),由該航空公司出資對其進行職業技術培訓。梁山在南航海南分公司約定服務年限內若要求解除合同,該航空公司按照雙方有關協議向梁山收取培訓費用等(包括培訓期間的工資和招接收費用)。該合同第三十五條還規定:南航海南分公司制定的若干規章制度作為本合同的附件。

  “梁山在南航海南分公司處任職飛行員期間,南航海南分公司每年安排梁山到訓練基地進行復習與模擬機、熟練檢查等內容的訓練,費用由南航海南分公司承擔。”南航海南分公司相關負責人在庭審中表示。

  2012年3月27日,梁山稱其父母年邁需要子女在身邊照顧,而且他也不能適應海南炎熱的氣候環境,于是向南航海南分公司提交《辭職報告》。依據《勞動合同法》第37條規定提前三十日提出辭職后,梁山要求南航海南分公司在五日內答復并在三十日后辦理相關離職手續。

  收到該報告后,公司馬上約談挽留梁山。但是,他仍堅持辭職,而公司表示因為飛行員緊缺,堅決不同意其辭職。

  “隨后的一個月,我都待在家,等待公司安排飛行任務,但在此期間,公司沒有給我安排任何工作。”梁山辯稱。

  2012年4月28日,梁山向公司申請解除勞動關系證明書。公司認為梁山是違約辭職,為了維護公司合法權益,一紙訴狀將梁山告上了法庭。而且,該公司要求梁山支付這些年公司對其培訓的費用210萬元及違約金165.06萬元,共計375.06萬元。

  服務期是否即勞動合同期

  在庭審中,關于服務期是否即勞動合同期成為本案焦點,因為這直接影響到梁山是否構成違約、是否需要賠償巨額違約金的問題。

  南航海南分公司認為,梁山遞交辭職報告后就不再來上班,沒有按《勞動合同法》相關規定提前30天通知公司,其次,梁山違約辭職,造成公司巨額損失。

  該公司認為,梁山充分享受了本公司提供的培訓,取得較高的資質后,不信守合同,單方解除勞動關系,違約過錯明顯。不但要向向公司補償培訓費,更要支付支付違約金。

  對于該公司的說法,梁山則辯稱,依據雙方簽訂勞動合同的相關規定,公司對他實行的是“彈性工作時間”方式,無飛行指令時,他只要在家休息待命就好。

  “我與公司簽訂的合同中約定,其在約定服務年限內要求解除合同的,公司可以按照雙方有關協議收取培訓費用。故服務年限、違約金必須由勞資雙方在培訓協議中予以約定,而事實上,雙方并沒有簽訂培訓協議或者協議內沒有約定。所以,我依法依約均無須承擔違約責任。”梁山堅持認為。

  根據法律規定,勞動合同的期限主要指有固定期限、無固定期限和以完成一定工作任務為期限之分,是否提供專業技術培訓都不影響約定怎樣的勞動合同期限。勞動合同期限的訂立以勞動者向用人單位提供一般勞動,用人單位給予勞動者一般勞動待遇為前提。服務期是在用人單位為勞動者支付了特別投資的前提下,勞動者同意為該用人單位工作一定期限的特別約定,是用人單位的投資回收期。服務期的訂立以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提供特殊待遇,勞動者在特別約定的服務期限內提供勞動為前提。

  因此,法院認為,約定的服務期不等同于勞動合同的期限。在本案中,梁山、南航海南分公司雙方約定了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期,并未約定服務期。梁山提出解除勞動合同并不等于違反服務期約定。

  我國《勞動合同法》規定,勞動者違反服務期約定或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除此之外,用人單位不得與勞動者約定由勞動者承擔違約金。違約金是違反約定而向對方支付的賠償費,即雙方必須有關于違約內容及違約責任的約定,且該約定須符合法律規定。

  法院查明,梁山作為勞動者提前三十日提出解除勞動合同,是依法行使法律賦予勞動者的擇業自主權,而且,雙方沒有約定服務期,不存在《勞動合同法》中規定的“違反服務期約定”。因此,梁山的單方解約并不是違約行為,不需要承擔違約責任。

  “雖然南航海南分公司規定,員工因個人原因提前解除勞動合同應向用人單位交納違約金,但這只是公司單方面制定的規章制度。因此,南航海南分公司不能依據未經向梁山公示的規章制度要求梁山支付違約金。”本案承審法官庭后表示。

  66萬培訓費贖“自由身”

  “梁山對該公司明確表示過要到新的公司飛行,但并沒有透露公司名稱,因為其拒絕提供下家公司的情況,就應由辭職的飛行員承擔補償培訓費的責任。根據相關規定,在確定具體補償費用標準時,原則上以飛行人員初始培養費70萬元為基數,梁山辭職時年齡35歲,實際工作年限為13年,根據年均20%遞增計算補償費用的計算標準,補償培訓費用的數額為210萬元。”南航海南分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

  法院查明,南航海南分公司對梁山出資培養,產生高額的培訓費,而梁山在未與該公司協商一致的情形下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雖然不構成違約,但實際上給該航空公司造成了培訓費用損失,應按相應規定向該公司支付相應的培訓費。

  關于梁山專項培訓費數額的認定問題,首先應當區分職業培訓與專項培訓的區分。

  根據《勞動法》第68條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建立職業培訓制度,按照國家規定提取和使用職業培訓經費,根據本單位實際,有計劃地對勞動者進行職業培訓。依此規定,用人單位有建立職業培訓制度的法定義務。職業培訓與專項培訓是相對應的兩個概念。職業培訓專指對準備就業和已經就業的人員,以開發其職業技能為目的而進行的技術業務知識和企業職工培訓。專項培訓一般認為是指企業為了提高生產效率,滿足特殊崗位的需要,對員工進行的專業操作技能及專業知識的培訓。

  法院認為,梁山在南航海南分公司處從事飛行工作,每年由南航海南分公司安排到訓練基地進行復習與模擬機、熟練檢查等內容的訓練,這些培訓屬于飛行員的日常職業培訓,是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梁山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飛行學院和西澳飛行學院的培訓學習,屬于特殊崗位的專業技能及專業知識的培訓。該兩家學院已出具書面證明證實梁山在培訓期間產生的費用合計人民幣1011911.5元,對此應予以確認。

  另外,根據相關規定,航空運輸企業招用其他航空運輸企業在職飛行人員時,應當與飛行人員和其所在單位協商,達成一致后,方可辦手續,并據現行航空運輸企業招收錄用培訓飛行人員的實際費用情況,參照70萬到210萬的標準向原單位支付費用。

  因此,法院認為應當是梁山在入職下家航空運輸企業后,由該企業參照這一標準向南航海南分公司支付費用。而要求梁山支付培訓費用,不符合法律、法規及部門規章的規定。

  2013年初,海口市美蘭區法院一審認為梁山沒有與南航海南分公司簽訂培訓期協議,也未約定具體服務期,但仍應按規定向南航海南分公司支付相應的培訓費665725元。2013年7月18日,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維持原判。

  鏈接

  2006年6月,東航青島分公司7名飛行員辭職,東航索要巨額賠償。這7人在東航上海總部絕食抗議,引起輿論大嘩。

  2006年11月,東航總部與東星航空(民營航空)簽訂協議,22名飛行員“轉會”東星航空,每人“轉會費”210萬元。

  2007年10月,中國國際航空公司(以下簡稱國航)浙江公司的一名帶隊機長夏騫辭職被要求3500萬的天價索賠。

  2008年4月,東航云南分公司訴鄭志宏“天價飛機機師賠款案”, 鄭志宏一紙辭職信換回的是1257萬元的索賠,一審判決需賠償137萬元。

  2009年3月上旬,廈航機長辭職無門自殺事件。

  2010年10月26日,趙洪向國航重慶分公司遞交辭職信,但是,趙洪的辭職申請被公司拒絕。趙洪起訴兩年未果 官司打到最高院

  2011年5月,東航甘肅分公司13名飛行員辭職一案,經蘭州市中院日前二審塵埃落定。13名飛行員一共賠償約2590萬元。

  2012年11月,海航訴機長楚云峰,要求350萬元的離職賠償,目前正在二審中。

  說“法”

  誰動了飛行員的辭職權?

  我國《勞動合同法》第37條規定:“勞動者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勞動者在試用期內提前三日通知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然而,作為勞動者的飛行員,卻不能像其他勞動者一樣自由辭職和流動。通常,飛行員要辭職,航空公司總要提出高額索賠,少則數百萬元,多則上千萬元。這遠遠超出了飛行員的承受能力,實際上變相剝奪了飛行員辭職的權利,如果禁飛三年,則更是剝奪了飛行員最基本的勞動權利。這讓很多想辭職的飛行員望而生畏,不敢提出辭職。

  如何破解飛行員辭職難問題?目前,從法律層面來說,由于航空界對于飛行員的保護依然是一個薄弱環節。我國《航空法》已長達10年之久未修訂過,存在嚴重的滯后性。而在航空法律體系上存在的一個極為嚴重的問題即為相關法律法規立、改、廢的緩慢,與飛行員勞動生活相關的規定至今空缺。我國至今沒有《飛行員條例》的狀況已經嚴重滯后于航空業的迅猛發展,飛行員包括辭職權在內的諸多合法權益無法得到應有的保障。因此,制定一部具有完善、統一的飛行員法應當盡快提上立法議程。對飛行員和航空公司的權利與義務進行全面的、合理的規范。比如飛行員的自由是否應該受到限制,限制的范圍有多大等。即便沒有條件出臺飛行員法,也應對現有的航空法中關于飛行員的章節進行修訂。

責編:楊琪 返回華中在線首頁>>

閱讀(68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來源:華中在線”字眼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華中在線”,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不涉及任何商業用途。 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以便我們及時做出處理。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通比牛牛官网 体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2019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百人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赌钱电子游戏 欢乐斗地主腾讯游戏 通比牛牛怎么赢 球探比分足球即时比分旧版 足球竞彩计算器 欢乐雀神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