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節”老頭子的小三找上門來_湖北新聞新聞_華中在線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湖北新聞 > 正文

“小三節”老頭子的小三找上門來

2019-05-31 08:06:08 來源:華中在線 作者:佚名 閱讀:56

  楚天都市報訊 閱讀提示

  她將跟丈夫有私情的小保姆趕走了,十多年過去,卻發現他們從未斷過聯系。

  ■采寫:記者張艷

  ■講述:蕓真(化名)

  ■性別:女

  ■年齡:67歲

  ■學歷:高中

  ■職業:退休

  ■時間:3月5日

  ■地點:楚天傳媒大廈18樓

  “我老頭子的小三打上門來了!”隔著電話,仍能感受到蕓真(化名)的氣憤與無奈。我請她來報社,二十來分鐘她就到了。“你看我丑嗎?”打過招呼,蕓真問道。不丑。皮膚白皙,眉眼清秀,是一位保養得相當不錯的婆婆,風韻猶存。

  他們在廚房里拉拉扯扯

  3月3日晚上8點左右,女鄰居家的孩子正在我家跟孫子玩,我跟鄰居拉家常,忽然門鈴大作。鄰居起身幫我去開了第一道鐵門,我一看是小珊(化名),連忙叫她不要開第二道紗門。

  小珊是我家老頭子華疊(化名)的“小三”,兩人保持不正當的男女關系十幾年了。她不知羞恥找上門來了,我可得讓她嘗嘗厲害。我回屋里找電話準備報警,華疊趁機打開紗門跑出去了,我只好跟著他出去了。華疊讓小珊快走,小珊不肯,沖我大吼大叫起來,氣得我揚手就打,被眾人勸住。一時間,走廊里亂成了一鍋粥。

  在眾人的勸說下,小珊走了,卻惡狠狠地丟下一句話:“我會陪著你玩到底,我還年輕,你總是要死的……”

  這是我自18年前將小珊趕出家門后,第三次看到小珊。

  18年前,小珊還是我家的小保姆。當時華疊和我工作都很忙,我便托人在老家灣子里找到小珊。小珊跟我同姓,論輩份還是我的侄姑娘。

  我萬萬沒想到,小說中小保姆勾搭男主人的情節,居然會發生在我家里。

  一天,家里來了親戚,小珊在廚房里忙碌,我在客廳陪客。等我進廚房拿東西的時候,撞見華疊正在摸小珊的臉,而小珊不惱也不躲閃,一副嬌嗔和享受狀……

  事后我問華疊是不是跟小珊有什么,他堅決不承認,說我多心了,誤會了。后來我又無意間撞到他們拉拉扯扯,華疊還是矢口否認。

  當時小珊只有16歲,這種事情說出去不好聽,畢竟我和華疊是夫妻,我胳膊肘還是向里拐的。我對小珊家人說她不聽話,給了她一些錢,讓她走人。

  幾把我從未見過的鑰匙

  小珊走后,華疊似乎也不再有異樣,我以為這場風波就過去了。時光飛逝,在我差不多忘掉小珊長得啥模樣的時候,小珊又出現了。其實她從來就沒有離開過我的生活,只是我一直不知道,直到那一次我和華疊去北京。

  北京開奧運會那年,朋友給我們弄了一些門票,我和華疊還有一個我要好的女友一同前往。晚上,我和女友住一間房,老頭子住一間房。起夜時,我發現老頭子的手機在嘀嘀響個不停。后來在回來的火車上,他也是一路不停地發短信,忙得不亦樂乎。

  老頭子的異常讓我不免生疑,回到家就追問華疊到底是跟誰在聯系。他先是不說,被我問得急了,就說只是跟一個網友在聊天而已。他信誓旦旦說他們連面都沒有見過。

  兩個月后的一天,我在華疊的包包里找東西,又看到幾把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鑰匙,不是家里的。我問他,他說是他工廠辦公室的。我們都是一家工廠的股東,但我沒見過廠里辦公室有這幾把鑰匙啊。他便又說是某某大廈的一間辦公室的。退休后,他的確在那棟大廈的一家公司上過班,可是那棟大廈早就拆了啊,他干嗎還把這幾把鑰匙隨身攜帶、寸步不離呢?

  后來我又偷偷跟蹤老頭子,雖沒抓到什么把柄,但他這下承認了當年小珊在我們家做小保姆時,他的確和她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這也是這么多年來,他第一次正面回答我。

  既然事情過去多年,我決定不追究,鑰匙的事情也不管了,因為我要維護這個家。華疊也給我寫下保證書,承諾不再跟別的女人有來往。

  原來他一直在供養小三

  時間一晃到了2010年10月,我和老頭子去國外女兒那里探親。

  那天,在北京機場我四處找廁所沒找到,回來問華疊,正好看到他拿著手機在發短信,看到我突然非常慌亂。我一把奪過手機,一條短信刺痛了我的雙眼:“無論你在天涯海角,我都在這里等你,為了我你一定要保重身體,千萬千萬!”華疊不肯說對方是誰,但我已經猜到是小珊發的。

  我氣憤地問華疊,你不是都寫了保證書嗎,這又是唱的哪一出呢?他沉默不語。眼看馬上就要登機了,我也不好跟華疊再理論,只好說:“手機我先拿著,等我們回來后再說這件事!”

  我們在國外呆了7個月。7個月里,那個手機幾乎天天都收到來自小珊的電話和短信,有一天居然打了38個,我不停地按下掛斷鍵,小珊不停地重撥。我們倆的戰斗,由暗變明。她肯定猜出老頭子的手機被我控制了,卻仍然不停地打電話、發短信,這不是明擺著是要跟我斗嗎?

  回國后,華疊起初還是不肯說出實情,在我以退出那家工廠股份的威逼下,他這才開了金口。原來,他跟那個小珊不僅沒有斷掉關系,反而多年來一直在包養她:供她讀中專,替她安排工作,直到后來給她買房!為此小珊一直未嫁。

  華疊還扔出兩個方案給我挑選:一,我接納小珊,接受現狀;二,他凈身出戶走人。

  第一條我怎能同意?于是,經過商量,在律師的見證下,我跟華疊寫了一份詳細的財產協議書。

  蕓真從包里拿出那份財產協議書給我看。就蕓真和華疊夫妻兩人財產劃分,協議書寫得很詳細,總結起來就是:在婚姻存續期間,男方和女方的婚前財產,歸女方所有;婚后的共同財產,也歸女方所有;贈予小三的財產,也歸女方所有。

  我如何打贏這場婚姻保衛戰

  我都是快70歲的人了,還有兩個月就是我跟華疊結婚整整40周年,我不希望在這個年紀看到這個家散了。這個家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乃至一針一線,我都付出了太多太多心血。

  年輕的時候,我希望找一個學歷高一點的伴侶,華疊正好符合這一點,加上他勤奮上進,對我也很真誠,所以盡管他個子不高、家庭條件差,我也沒有嫌棄他。

  結婚后,我們一路奮斗,從外地來到武漢,后來又一邊上班一邊創業,生活越過越好。那時候,華疊的錢都是他自己用,他有多少錢我也不知道。我一個人的收入就比較可觀,所以也沒管他要過。他在單位是個領導,每次出差,他屁股一拍就走人,從來沒有后顧之憂。兩個孩子他基本沒管過。

  華疊跟小珊的事情真相大白后,我曾經找過小珊兩次,求她放過我的老頭子,但她說“那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是得知我跟華疊立下財產協議書,她更加恨我。

  去年六一兒童節,小珊還發短信祝我“節日快樂”,說華疊十六七年來一直是“人在曹營心在漢”,并罵我是個白癡,居然這么多年都被蒙在鼓里。

  平日里隔三岔五,小珊也會給我發短信,不是辱罵攻擊我,就是發一些給華疊示好的短信向我挑釁示威,諸如“我會等到底,守著你,至死不渝”等等。

  我不明白,現在的小三怎么都如此猖狂,居然明目張膽地搶別人老公、破壞別人家庭,還把3月3日定成“小三節”?那天,我也回敬小珊發了一條短信:今天是小三節,祝你節日快樂!

  沒想到,當天晚上小珊就不知羞恥地找上門來了。其實老頭子并不想離婚,他跟小珊有過協議,小珊不要名分,只要實惠。我不知道,我的這場婚姻保衛戰,何時能夠結束?怎么才能成功?

返回華中在線首頁>>

閱讀(56
上一篇 : 風與墻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來源:華中在線”字眼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華中在線”,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不涉及任何商業用途。 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以便我們及時做出處理。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