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金雅琴:舞臺上不掩琴心雅意 生活中長嘆歲月流金_深度追蹤新聞_華中在線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國內 >深度追蹤 > 正文

悼念金雅琴:舞臺上不掩琴心雅意 生活中長嘆歲月流金

2019-07-18 09:39:22 來源: 作者:佚名 閱讀:70

自詡“大聾瞎”,又在成為高齡影后時自稱“我的藝術生命才剛剛開始”,樂呵了一輩子的表演藝術家金雅琴,昨天凌晨3時30分在睡夢中安然離世,91歲的人生也經歷了兩極的輝煌。因為家底太過豐厚,很多“生不逢時”的人藝藝術家都是晚年綻放于影視,金雅琴便是其中之一——人藝歷史上第一位國際A類電影節影后、金雞獎最佳女演員,那部《我們倆》成就了金雅琴第一次拍電影就在東京電影節斬獲全票的佳話。于是,手捧兩座最佳女主角獎杯的照片也成了遺照的不二選擇。

作為北京人藝5天之內痛失的第三位表演藝術家,金雅琴同韓善續、吳桂苓皆得益于影視的成就。舞臺上,她是《茶館》中的龐四奶奶、《駱駝祥子》中的陳二奶奶、《日出》中的顧八奶奶、《三塊錢國幣》中的吳太太、《慳吝人》中的格洛特婆婆,更是電視劇《閑人馬大姐》中的劉奶奶、《我愛我家》中的于大媽以及電影《我們倆》中的房東老太太,演盡了三姑六婆。殊不知,早年她曾以藝名白微傾倒眾人,正應了曾經出演的一部舞臺劇“花開遍地萬戶香”。

據悉,金雅琴遺體告別儀式將于6月29日上午9時在八寶山殯儀館蘭廳舉行。

影后軼事

合作《我們倆》 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

昨日,與金雅琴合作《我們倆》的導演馬儷文接受了北青報記者采訪,馬儷文透露,拍攝《我們倆》時,金雅琴已經查出患有疾病,但家人一直瞞著她,后來,電影《我們倆》和金老師本人都獲了獎,大概是心情好的緣故,身體反而慢慢好了起來。如今,金雅琴不幸去世,馬儷文也深感惋惜:“老人一輩子經歷太多,但她性格開朗樂觀,說話痛快,為人簡單大方,工作敬業。很多老藝術家身上的太多優點都值得我們學習。金老師一路走好。”馬儷文表示,一定會去參加金雅琴的追悼會,送金老師最后一程。

感覺:表演定位生活化

2004年初,導演馬儷文準備拍攝根據自己真實經歷創作的電影《我們倆》,電影講述的是一個80多歲的老太太和一個20歲出頭的小姑娘之間的一段真情故事。在挑選劇中扮演老太太的演員時,馬儷文想到了金雅琴。但金雅琴已是年近80歲的耄耋老人,而且眼睛看不清東西,耳朵也聾了。對于能否出演這個角色,老人心里有些猶豫,馬儷文導演將劇本用大號字體打印出來交給了她,讓她看完劇本再說。金雅琴一看劇本就被感動了,甚至為角色而落淚。

《我們倆》的拍攝歷時一年半,馬儷文導演為了捕捉到真實雪景、雨季及枯黃落葉等鏡頭,7次開機關機,經歷了分季節拍攝的困難。而金雅琴在這期間推掉了所有的電視劇,專心等著劇組隨時召喚。金雅琴說:“對于演了一輩子戲的人來說,能碰上一部好作品不容易,所以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這部電影的演繹方式讓演慣喜劇和舞臺劇的金雅琴有些陌生,表演上一下子轉不過來,為此,她還有些郁悶,一直在心里琢磨,后來找到了“生活化”的定位,才算找到感覺。

自信:得獎也沒覺意外

據悉,2005年憑借《我們倆》獲得東京電影節影后的時候,金雅琴已經80多歲,盡管那是她第一次演電影,但是她在其中的真情表演,震撼了評審團,評委全票推舉她為最佳女主角。有意思的是,2005年,10月30日晚上8點多鐘,金雅琴獲得“東京影后”的消息已經上網了,她本人卻是在第二天才從別人那里得知的。金雅琴當時快人快語地說:“得獎我也沒覺得意外,但是我也沒像別人特別驚喜、驚訝,因為我自己知道,我演了一輩子戲,60年的舞臺、電視劇,我覺得這個戲我演的是最成功的,我自己都很滿意。”

打趣:我正缺個茶杯子

金雅琴愛熱鬧,獲獎以后來祝賀的人絡繹不絕,這讓老人非常高興,《我們倆》的導演馬儷文和另一位女主角宮哲第一時間趕到金雅琴家中,帶來東京電影節的金色獎杯,馬儷文還打趣地說,“您可看仔細了,千萬別把這個當茶杯使了。”老太太一聽這話,樂了,“那敢情好呀,我正缺個茶杯子呢。”

《我們倆》之后,金雅琴還在電影《誰的眼淚在飛》中客串角色,雖然在全片中只有一句臺詞“我苦命的兒啊……”但她那顫抖的語言和雙手、憂傷的眼神,非常有感染力,而金雅琴事后也覺得心里堵,“我一直不太愿意演悲劇,一演我自己就先堵心,一想起來心情就不舒暢。”

家人講述

直到去世都不知自己患癌癥

位于史家胡同人藝宿舍內的金雅琴舊居,在她生前一直居住的臥室內設置了小型靈堂,2005年獲得東京電影節影后和獲得金雞獎最佳女演員后手捧獎杯拍攝的照片作為遺像立于中央,包括“華語電影傳媒大獎”在內的三座電影獎杯以及北京人藝60周年院慶戲劇貢獻獎的獎杯擺放在遺像旁,側墻上掛著為她贏得三項大獎的影片《我們倆》的海報。女兒牛響鈴稱,“老太太快樂了一輩子,所以我們不想用黑白照片,這張照片定格了她藝術最輝煌的時期。”遺像的右上方,一張漂亮得讓人窒息的女明星照片留住了金雅琴年輕時的模樣,牛響鈴說,“解放前我媽經常會登上《369畫報》的封面,這張照片我們都沒有,還是蘇民老師的哥哥留存的一張小照片,托人轉給我們后,東城區史家社區居委會幫忙放大沖洗的。”

牛響鈴介紹,10年癌癥史到今天,對于老太太來說重要的不是治療,而是臨終關懷和家人的陪伴。“讓我們欣慰的是,她最后沒有受罪,直到現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癌癥,我們沒有告訴她,她自己的醫療知識也很少,即便做手術我們也告訴她是因為腎結石,后來她還曾和媒體說,我做了個8小時的腎結石大手術。”前段時間,金雅琴在家中摔了一跤,牛響鈴說,“如果不是摔了這一跤,她不至于走這么快。她一直很樂觀,最近已經摔了好幾跤還和家中阿姨吹牛,說自己年輕時練過功,不怕摔。”因為害怕她在晚上“起夜”時出危險,家人為她穿上了成人紙尿褲,可金雅琴堅持不穿。從前天開始不認人到昨天凌晨去世,金雅琴幾乎沒有經歷太多痛苦。前晚,女兒和女婿輪流起來看護她,凌晨3點多女兒去看她時,感覺她睡得非常安詳,但其實人已經走了。牛響鈴說,“我父親當年也是看著電視聊著天就走了。”

去世后,牛響鈴為媽媽穿上了她獲獎時摯友宋雪茹(朱旭夫人)贈送的一件衣服,“宋雪茹阿姨去世時,媽媽沒法去送行,非常難受,躺在床上還給朱旭大大打了問候的電話。今年春節人藝團拜會,媽媽身體已大不如前,開著會甚至睡著了,但醒來后她問的第一句話便是‘朱旭來了嗎?’兩人見面后依舊像往常一樣開著玩笑——媽媽問‘你好嗎?’朱旭大大回答‘反正比你好!’說完兩人哈哈大笑。聽說前段時間朱旭大大也摔了一跤,媽媽還讓我告訴朱旭大大也穿上紙尿褲吧。”

4天前英達還相約拍電視劇

一個月前剛剛錄制完《大王小王》的電視訪談,后來王為念導演來看金雅琴時,本來還想請她去拍戲,當時老太太還推薦自己家的阿姨去,“她會唱戲,讓她去。”前天女婿焦世寧剛剛把王為念幫忙聯系好的止疼藥從醫院取回來,還沒來得及用上,老太太就去世了。4天前,英達來探望時,金雅琴抱著他的胳膊不撒手,當時英達還開玩笑說,“您快點好,好了咱們還一起拍戲”。金雅琴說,“都躺著了,還怎么拍呀”,英達說,“那也拍,拍躺著的。”當時英達還帶去了蔡明的問候,金雅琴聽到后一連喊了十幾遍蔡明的名字。

1998年的《流金歲月》是金雅琴最后一次登臺,那是女兒牛響鈴參與策劃的一個演出,以話劇折子戲的形式留住了很多人藝老一輩藝術家的舞臺形象。雖然名字最終從《世紀絕唱》改為《流金歲月》,但演出卻真的成了世紀絕唱,成就了包括金雅琴、牛星麗在內的很多老藝術家的舞臺絕唱。演出前,金雅琴不僅帶著女兒一家一家去邀請老藝術家出演,戲單及戲碼的確定也都是老伴牛星麗全程參與,歐陽山尊擔任了總導演。那一次,金雅琴和牛星麗分別演出了《日出》、《三塊錢國幣》以及《茶館》、《駱駝祥子》中的片段,現場可謂盛況空前,前四排坐滿了當紅明星,濮存昕、姜文等人悉數到場。牛響鈴說,“媽媽常說自己是個演員,離不開舞臺,但是近些年由于身體不好,拍攝時間長或是在外地的戲,我一般都替她拒絕了。為此媽媽常說我最壞了,老不讓她演戲。前些年人藝排《甲子園》時曾經希望她能出演,但我覺得她眼睛不好,怕在臺上出危險就沒有讓她去。后來她知道后說我不跟她商量,埋怨了我很久。近10年來,她參與了很多欄目的錄制,一是安全,二是時間短,還能讓她有一種可以面見觀眾的幸福感。我們全家由衷地感謝電視臺,給老太太的晚年帶來快樂和幸福。”

2011年,“話劇皇后“葉子百歲誕辰時,住在對門的金雅琴專程趕來道賀,兩人一起分享了生日蛋糕,當時86歲的金雅琴還用純正的舞臺腔祝福老朋友“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葉子也回應道:“希望你比我壽還長。”第二年,葉子離世。4年后,金雅琴在家中安然離世,而2009年12月31日,老伴牛星麗也是在家中心臟驟停,如今這對分別了6年的舞臺伉儷得以在天國團圓。近年來,一直遺憾家中無人繼承表演事業的金雅琴,因為女兒創作的記述歷史與掌故的《人藝往事》以及外孫開始接觸表演而倍感欣慰。牛響鈴說,“我寫的東西第一位讀者一定是媽媽,今年,經過重新校對后的《人藝往事》將重新出版。當聽說外孫牛牛拍戲掙了2萬元后,她從自己的包中拿出錢給牛牛,讓我幫孩子把自己掙的錢存起來,還叮囑我們不要花孩子的錢。”

晚輩追憶

她追求一輩子的表演

北京人藝院長任鳴因為年齡原因沒有與金雅琴有過舞臺合作,“金老師晚年在影視大放異彩,第一部電影便在國際A類電影節摘得影后,她在《我們倆》中的表演極其真實自然,是集一生表演功力迸發出的火花。她追求的是一輩子的表演,即便在舞臺沒有綻放的機會,但是金子總會發光。她獲得的金雞獎最佳女演員以及東京電影節影后頭銜在人藝歷史上都是第一次,加上朱旭老師,人藝獲得國際大獎的都是老藝術家,足見人藝家底之豐厚。牛星麗老師當年曾因電視劇《末代皇帝》獲得飛天獎的最佳男配角,兩人是不折不扣的明星夫婦。金老師性格極其開朗,愛笑,有正義感,是非觀念很強,表達觀點非常坦蕩;相比之下,牛星麗老師性格內向,兩個人生活中可謂互補。”

她在人藝的外號是“金嘎嘎”

北京人藝影視中心主任李春立當年在《工農一家》劇組時,與金雅琴有過很長時間的交往。“解放前作為演劇隊的成員,金老師曾是圈內聞名的大美人,那時京津兩地的劇場經理為了爭著讓她來演戲甚至快動槍了。后來老太太曾開玩笑說‘別看我現在這樣,當年不知有多少人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那時她與牛星麗談戀愛時,因為來自于國統區演劇隊,她還是受控制的人,當時牛星麗正積極入黨,一天組織上問牛星麗,‘你是要美人還是要黨票?’牛星麗想了一晚上回答,‘要美人’,于是成就了這對舞臺伉儷幾十年的相濡以沫。

于是之那時都稱金雅琴為老大姐,她來人藝時是謝添幫她拿著東西送她來的。她在人藝的外號是“金嘎嘎”,經常是別人一句話沒說完她就已經開始樂了。那時劇組在三樓排戲,她從一樓一進門大家便知道金雅琴來了。她心里沒愁事,永遠把歡樂帶給大家。”

他們這代演員是有生活的

《我愛我家》中與其有過合作的楊立新,原本打算近期去探望,如今空留遺憾。“很開朗的一個人,我來劇院時金老師已經是老太太了,所以沒有機會同臺。他們這代演員是有生活的,當年她演《杜十娘》中的老鴇,為什么那么傳神,因為她見過。但因為話劇院團一般的男女比例是5比1,女性無論在生活中還是舞臺上都是第二性,她因此演了很多不是最主要的角色,再加上不是工農兵形象,‘文革’中也一直處于邊緣狀態。后來拍《我愛我家》時,我們才有了合作,她總是囑咐我說臺詞時要大聲,‘我耳背’,她更調侃自己是‘大聾瞎’,因為眼睛不好又耳背。” 返回華中在線首頁>>

閱讀(70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來源:華中在線”字眼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華中在線”,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不涉及任何商業用途。 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以便我們及時做出處理。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5分彩票app 辽宁风采35选七 福建31选7开奖时间 加拿大28有多害人 中彩票的概率 山东时时官网 甘肃彩票11选5 安徽快三倍投计算器 时时彩被骗去哪报警 功夫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