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_電影新聞_華中在線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娛樂 >電影 > 正文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2019-09-24 21:00:38 來源:華中在線 作者:佚名 閱讀:53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設計圖片

騰訊娛樂專稿 (采寫/毛予倩 采訪支持/子時 劉亞娟 責編/子時 陳四郎)兩天前,《貴圈》推出了籌備已久的“韓國綜藝節目實地調查”第一期,一石激起千層浪,無數小伙伴看完高呼“漲姿勢”的同時,也產生了更多的好奇——韓國綜藝是如何做到引領國內綜藝風潮的?他們做的節目為啥就那么有創意?這也是《貴圈》小分隊最想解開的謎團之一。

在全面摸清韓國綜藝的現狀后,記者們不僅繼續約采韓國綜藝界各線大佬,還親身到MBC、SBS、tvN電視臺一探究竟。在和頂級PD羅英石、tvN電視臺模式創意部部長黃振宇、《Running Man》能力者金鐘國等人面對面的采訪中,韓國綜藝制作背后的秘密也逐漸被揭開。 【點擊閱讀韓國綜藝節目實地調查-現狀篇】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誰是最了解一檔節目的人?韓國電視臺的聯絡人們給我們的答案出奇一致——總制片人。他們是掌控節目全局的靈魂人物。在國內,《我是歌手》(觀看)總制片人兼總導演洪濤,不是歌手紅似歌手;《奔跑吧兄弟》(在線觀看)總制片人俞杭英的名字,也隨著“撕名牌”的環節漸漸被觀眾記住。到了韓國,為了采訪到“韓國第一PD”羅英石,記者們提前近一個月便開始準備:郵件、提綱、電話,你來我往數個回合。而到了采訪當天,采訪人數、問題也都被嚴格限制,陣仗完全不輸明星。

制作人當“包工頭”自組“工程隊”

“韓國綜藝在創意之初,往往就是一兩個人的靈感。”因著SBS電視臺《叢林的法則》的節目模式被安徽衛視引進,出發前我們已經先在國內初會了該節目的制作人(韓國習慣將“制片人”稱作“制作人”,下同)鄭舜泳。他的這句話乍聽有些霸道,卻實實在在地擊中韓國綜藝制作的最高奧義。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韓國綜藝節目制作人及導演團隊職務說明

在首爾的第一天,我們便私下拉著SBS的工作人員惡補了下韓綜團隊的人員配置。通過介紹我們了解到,在韓國本土,“PD中心制”(Program Director,既制作人兼導演)尤為突出。一檔綜藝節目從創意開始,是生存還是滅亡全由制作人操控,堪稱整個團隊的靈魂人物。他的麾下,還配有FD(Floor Director,現場執行導演)、AD(Assistant Director,助理導演)、作家(編劇)、攝像、燈光等等。除了PD和一部分FD、AD、編劇是電視臺臺聘外,其他工作人員基本都是自由職業者,這就讓制作人看起來更像個“包工頭”。每當一檔節目開始籌備,制作人一聲呼喊“有工開啦!”,平日歇在家里的小伙伴們便立刻拿上吃飯的家伙上工了。

工作10年以上的PD,有機會升為電視臺里的CP(Chief Producer,類似于總監制,負責把關多檔節目的創意、制作),就像如今手握花樣系列和《三時三餐》的羅英石。但他們仍然喜歡別人稱他們為PD。

頂級PD說做就做:羅英石想放假催生《三時三餐》

頂尖制作人是如何讓一檔綜藝節目從無到有的?在充滿后工業時代設計感的CJ E&M公司大樓里,我們見到了韓國年輕PD們的終身偶像——羅英石。“他比藝人還要紅!”晚輩們都是這么介紹他的。

《兩天一夜》(在線觀看)的收視份額曾到達過40%,那正是羅英石任制作人期間的輝煌戰績。從KBS電視臺轉投CJ E&M旗下的tvN電視臺后,他又一炮雙響地打造了《花樣爺爺》和《花樣姐姐》(在線觀看)。最近,他的新節目《三時三餐》剛剛播放完畢,無論是口碑還是收視,都位列同期節目前茅。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羅英石接受采訪講述《三時三餐》節目創意

我們問他為什么要做這檔去農村做飯的節目,羅PD先是言簡意賅地回答了五個字“因為我想做!”。見我們仍是一頭霧水,他索性慢悠悠地說起了故事:其實在創意之初,是他跟《花樣爺爺》在賭氣呢。

有段時間,羅英石因為做《花樣爺爺》太過疲憊,整日感到心情煩躁。于是,他就向其御用編劇李祐汀抱怨:“要不我們別做節目了,找個農村去放大假,吃吃飯喝喝酒,讓誰也找不到。”說著說著,他腦中靈感的小燈泡卻突然打開:“難道只有我們有這個想法?工作壓力大的都市人是不是也有我們一樣的困擾?”——羅英石一拍腦袋,《三時三餐》便提上了議事日程,整個過程就是這么霸氣。

有了創意,就一定會被電視臺采用么?tvN模式創意部的部長黃振宇也有點“著魔”了:“如果是羅PD做的節目,就一定會超乎大家的預想,我們肯定會大力支持。”

普通PD提案需調研:10個創意只被采用1個

然而,在韓國全境,能和羅英石一同站在第一集團的,絕對不超過10人。更多的則是尚未出頭的普通PD和初出茅廬的助理PD。

在首爾的一家炸雞店里,一位已經逃離綜藝圈、轉行電視劇制作的韓國PD掰著指頭給我們羅列了目前國內的頂級PD:“羅英石、李明翰、劉浩鎮(代表作《兩天一夜》)、金泰浩(代表作《無限挑戰》)、金英熙(代表作《我是歌手》)、徐秀敏(代表作《搞笑演唱會》),也就這幾個人,其他的PD們都沒這么出名。”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韓國的頂級PD都是從助理做起來的

年輕的PD們想要出人頭地比中彩票還難,黃振宇說,“一名普通PD,提出10個節目創意,有一個能過就不錯了”。在正式向電視臺提案之前,PD們要進行周密的市場調研——好看嗎?播多長?誰會看?誰來演?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在氛圍相對保守的三大公共臺,PD上交創意提案之后,內部的研發中心還會組織專門的分析員對其進行評估。據說,這些分析員們平時只干三件事:坐下看節目、分析收視率、猜觀眾喜好。而在更有活力的有線臺,評估雖然沒那么正式,但也要參考策劃部其他PD們的綜合意見。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今年3月,中國版《花樣姐姐》播出,宋茜因在節目中有些“任性”的舉動而被網友聲討。心疼偶像的粉絲們立刻曬圖聲援,表示一切都是“編劇設定”;前一陣,還有網友曝出韓版《Running Man》的紙質劇本,意指所有情節、對話都是編劇的提前安排……對于韓國綜藝是否真的靠“編”、明星是否真的在“演”這件事,網上的討論已經不是首次。

帶著對韓國綜藝編劇們的好奇,初到韓國我們便打聽到:和韓劇類似,綜藝編劇的薪酬在全體工作人員中是最高的,差不多可以占到全部制作費的1/3。

10年才能磨出一個好編劇

在國內,也許“綜藝編劇”還是這兩年才興起的新鮮名詞,但在韓國,他們卻早已是名聲鵲起的綜藝工種,地位僅次于CP。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韓國綜藝節目編劇職務說明

《無限挑戰》的編劇朱基卜曾親口敘述:一檔戶外大型綜藝節目,編劇標配是6-9人。通常,CP腦暴出創意后,會聯絡自己相熟的編劇,把想法變成白紙黑字的“大綱”。能寫大綱的,都是編劇中的戰斗機——大編劇,也就是創意編劇,需要10年以上的資歷。

熬成大編劇之后,就不再是任PD挑選的商品了。羅英石的御用編劇李祐汀,她可以拒絕其他所有PD的邀請:“我只跟羅英石合作。”黃振宇不止一次向我們“隆重推薦”這一黃金組合,每每提起,聲音都要高個八度:“他們就是韓國現在最牛的組合。”

除此之外,還有中編劇——構成編劇、小編劇——細化編劇。中編劇負責細化節目、設計游戲環節;而小編劇,就是打雜學徒,查資料、踩點、確認場地……最底層的小編劇需要2-3年時間的磨礪,才會有機會接觸到游戲環節設定;5年后,才有資格晉升“中編劇”。這時,他們才敢對外宣稱:“我是一名編劇!”

主要工作就是給藝人“挖坑”

一檔韓國戶外真人秀的錄制現場,少則30-40人,多則近百人,長什么樣的才是作家?遠看,手里拿著一堆A4稿紙;近看,黑眼圈繞地球一周。沒錯,這就是韓國的綜藝編劇們。

聽說國人都以為韓國綜藝編劇會事無巨細地寫“劇本”,韓國編劇們笑了:如果真能“一切盡在掌握”,《無限挑戰》也就不會從最初的12人陣容變成了現在的6人。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三時三餐》通過細節設置推動嘉賓的表現

羅英石說起編劇的那點兒事,毫不諱言自己會經常和御用編劇李祐汀商討如何在節目中“虐待”藝人。“在設計《三時三餐》的環節時,我們倆常在一起討論節目的環節安排。比如碗給還是不給,米給多給少,吃的是給2個還是給3個等等,每個細節都是經過設計的。”

設置了這些細節之后,演員們究竟是憤怒、無奈、沖突還是溫情,就要看他們自己的選擇了。一如楊熏植爆料的:“很多藝人會自己給自己安排吵架的戲份。”所以,韓國的綜藝編劇們更擅長“挖坑”,如果一個環節需要100步來完成,那么編劇會先設定其中的99步,最后的臨門一腳,藝人們必須“自由發揮”。所以,綜藝編劇的工作是用細節設定來推動情節發展,但絕不包括撰寫臺詞。

甚至,“很多節目一開始都沒有特別明確的人物設定,都是團隊在做后期時聊出來的。”《Running Man》的編劇孔智賢坦白道。比如,韓綜粉嘴里的“長頸鹿”李光洙,他的這個綽號就不是事先想好的。一次聚餐,小伙伴們開玩笑稱李光洙為“長頸鹿”,于是孔智賢便順勢用進了《Running Man》里。還有Gary和宋智孝的感情線,也是編劇發現他們倆都是單身,企圖把他們配在一塊,沒想到播出一期后,觀眾還挺愿意“買單”,銀幕情侶就此產生。

編劇現場隨時記亮點 連剪輯思路也要貢獻

與PD一樣,論資排輩是編劇必經的過程,而要成為編劇界的“能力者”,隨機應變是必不可少的。采訪羅英石時,他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三時三餐》在某次拍攝時突遇傾盆大雨,“本來安排的是做農活,因為天氣卻不得不放棄。那我們要干嘛呢?我就把編劇叫過來,讓他們去想新的環節。”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即便冒著大雨,李光洙仍需錄完節目

在《星動亞洲》首爾發布會的后臺,我們截住了保鏢環伺的金鐘國,他也聊到雨天拍攝的問題,竟然帶著一絲調侃:“下雨天錄的節目,觀眾們不是更喜歡嗎?”遇到這種情況,就需要現場的編劇根據實際情況重新設定游戲環節,切不可辜負老天爺的一片美意。

9年前,黃振宇也遇到過一趟烏龍,若不是這次說起,他自己都快淡忘了。那時,還是PD的他正在制作一檔“鬼故事”節目,本已邀請了一位當時頗有知名度的藝人,講述關于貓的怪談。誰料想,錄制當天,竟接到了“藝人過敏、無法拍攝”的通知。他的編劇小伙伴立刻開足馬力,將這一檔“明星節目”,生生改成了“素人紀錄片”,街采了不少路人,讓他們講述自己的恐怖經歷。最后,竟也成功地力挽狂瀾。

PD們雖然掌控全局,但也忍不住對我們坦白:全程參與節目的人除了自己,就是編劇們了。除了前期策劃、現場應變,就連后期剪輯,也有著編劇們的一份功勞。在拍攝現場,你能看到編劇們不停地寫寫畫畫,他們是在記錄現場亮點——誰在這次拍攝中更有戲、誰和誰的“對手戲”更有看頭、哪個場景需要放大、哪些又可以蒙太奇。拍攝結束后,編劇們會根據自己最初的大綱和現場捕捉的細節,將剪輯亮點提供給PD,方便他們把控剪輯環節。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和國內真人秀節目一年播3個月的情況不同,打開韓國的電視機,我們發現諸如《無限挑戰》、《兩天一夜》、《真正的男人》等絕大多數節目都是全年無休周周播。這種與中國截然不同的播出模式,讓韓國綜藝人大吐苦水,紛紛表示對中國同行們的羨慕嫉妒恨,并認真向我們咨詢跳槽中國的可能性。

累死個人!真人秀全年無休周周播

“在KBS,羅英石曾經5年沒有休息過一天。”抵抗力一流的羅PD雖然沒有親口向我們訴苦,但黃振宇卻幫他偷偷爆了料,這正是他想跳槽的主要原因……這樣的故事,在韓國綜藝圈走一走,可以聽到無數個。

高強度的工作壓力,很大程度上與韓國綜藝的全年周播制度有關。因此,很多節目播個兩三年,便再無力繼續。2年壽命的韓版《爸爸,我們去哪兒》是國人最熟悉、最親近的例子;還有一些節目,因為收視不好,從周末的黃金檔調到了工作日,這也是即將“下車”的預告。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花樣爺爺》在tvN率先嘗試季播模式

全年周播的綜藝節目在三大公共臺比比皆是,回憶起從前沒日沒夜的拍攝生活,羅英石幾乎是崩潰的。像《兩天一夜》這樣的戶外真人秀,通常以半個月為一個制作周期:現場拍攝要3-5天,每次錄制兩集的節目內容;由于多機位拍攝,節目的素材量非常龐大,光把素材導出就得花費近一周時間;再加上不少于5天的后期制作,半個月就這樣過完了,而下一次拍攝又在等待他們了。

相比之下,以tvN、JTBC為代表的韓國有線臺,明顯“聰明”了很多。這兩年,它們開始向歐美靠攏,選擇集中預算制作季播節目。連韓國編劇協會理事、韓國喜劇之母文善姬都不得不承認,有線臺吹起的季播模式新風,讓韓國綜藝人向往不已。“花樣系列”就是一次性拍攝、完成剪輯后季播的節目,“作為一個PD來講,季播節目的完成性會更高。”羅英石告訴我們。

6個月定生死!《無限挑戰》播10年簡直就是神跡

雖然多數節目是年播,但此次韓國之行,我們卻常常聽到一個期限——6個月:和藝人簽約,6個月;和廣告商簽約,6個月。6個月,似乎便是韓國綜藝節目的“生死線”。一檔節目是殺出重圍還是流于平凡,全看這期間的表現。

每6個月一次的審判對大部分韓國綜藝節目來說都很重要。如果收視不理想,藝人可以拒絕續約,廣告商看不到利潤,也會果斷斬倉。而這兩件事,恰恰會導致一檔節目的停播。不過,編劇孔智賢也直言,韓國綜藝節目的審核標準,也并沒有那么殘酷:“節目只要不差到被停播、還有收視率,就會一直播下去。”

于是,像《無限挑戰》和《兩天一夜》這樣撐滿10年和8年的節目,在韓國已經是神跡了。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無論在哪里,“預算”都是個敏感詞,在韓國自然也不例外。每每提及這兩字,制作人們總是一臉神秘:“不好意思,這個不能告訴你,因為涉及到經營秘密。”我們一再追問又迂回相詢,對方總是巧妙躲閃。最終,像是為了彌補我們,他們還是主動爆了料:原來韓國綜藝節目如果預算超支,是有懲罰的;而演員的片酬也終歸是比不了國內漫天開價的。

編程部門做預算 超支可能受處罰

SBS臺鄭舜泳制作的《叢林的法則》是一檔預算頗高的野外生存節目,團隊的工作人員加起來有40來號人。人員配置包括PD、作家、VJ(跟拍攝影)、燈光、照明、音響、大小搖臂、空中攝影、水下攝影、隨隊醫生、廚師等等……光是這些工作人員的工資就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那么,韓國的戶外真人秀的預算到底有沒有上限?聽到這個問題,溫和的鄭舜泳微微扯了扯嘴角,并向我們做了解答。以韓國三大公共臺為例,都會設立一個“編程”部門,負責給所有節目擬定粗略預算。但鄭舜泳是誰?他可是有30年從業經歷的SBS臺柱,“如果是我的節目,就可以直接做,不用經過那個節目的審批。”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表情也有些驕傲。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為保證制作質量,《叢林的法則》預算很高

雖然是電視臺的資深制片人,但當同事們看到鄭舜泳提交的高額賬單時,所有人還是驚呆了。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但節目收視率很高,他們(電視臺高層)也沒說什么。”

事實上,超支的情況在韓國綜藝節目中時有發生,只要收視堅挺,什么都好說。但如果收視不佳,那么有人就要倒大霉了。SBS內部就有明確的獎懲制度,并且按照不同程度有細致的分級。當我們問到處罰的內容是罰款嗎?剛才還口若懸河的鄭舜泳突然模棱兩可了起來:“差不多就是那樣吧。”

演員片酬控制在制作費4成以下

“中國版《跑男》(在線觀看)的固定嘉賓最高片酬過千萬人民幣,一個人就差不多占了總預算的1/4。”黃振宇聽完這句話,表情紋絲不動,只淡淡回了一句:“我聽說中國是這樣的。”但在韓國,一檔綜藝節目邀請所有嘉賓的費用會被控制在總預算的3-4成,制作成本中最費錢的,還是設備。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劉在石錄一集節目的片酬大概10萬人民幣

韓國“國民MC”劉在石如今錄制一次《Running Man》的價格大約在10萬人民幣。4年前,他曾因與前經紀公司的糾紛,起訴過三大公共臺追討欠薪。彼時,他索要的12集《Running Man》的片酬是1億2000萬韓元(約70萬人民幣)相當于一集片酬不到6萬人民幣。不過,在后來的采訪中,自由制片人楊熏植也指出,在《Running Man》里像劉在石、池石鎮、李光洙、宋智孝這樣的常駐嘉賓,除了片酬之外還會有額外分紅。

談到選擇藝人的標準,“還是要看他的性格,是不是符合節目定位。”黃振宇的答案聽起來有點官方,但經過一周的采訪,發現里面確實沒有什么更高深的門道。對于那些出場費過高的當紅藝人,韓國制作人會毫不猶豫地舍棄。用黃振宇的話說:“如果藝人開出1億韓元(約60萬人民幣)的出場費,我可能就會放棄。我寧可花同樣的錢去租直升機航拍,直升機對節目的幫助要遠遠大于藝人。”

羅英石告訴我們,韓國藝人參加綜藝節目的出場費,并不是他平時的報價,而是根據節目的情況來制定價格標準。和出演韓劇不同,參加綜藝節目會讓藝人有持續的曝光度,并且能展現出他不為人知的另一面,有助于提升商業價值。一位業內人士向我們指出,即便是目前國內爆紅的EXO組合,他們也曾免費或者以極低的片酬出演過綜藝節目。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前一陣,“是否該給劣跡藝人重來的機會”一度成為國人熱話。本是在飯桌上和楊熏植無心閑聊,孰料卻打開了對方的話匣子:在分外注重形象的韓國,藝人是不允許有任何失誤的。

放節目組鴿子的藝人,在韓國算是稀有物種,黃振宇就曾經“封殺”過爽約藝人的“經紀人”。沒錯,在他看來藝人沒有錯,錯的是不負責任的經紀人。事發后,他“警告”對方公司“以后這個經紀人帶的所有藝人都不要上我的節目”,這位經紀人便從此消失在了韓國娛樂圈。

除此之外,如果參與綜藝節目的藝人有了不良行為,從PD到當事人都必須出來道歉。退出節目還是輕的,從此離開演藝圈也不是沒可能。

正因為藝人聲譽重若千斤,韓國綜藝節目對嘉賓的保護便異常嚴格。當我們提出探班請求時,所有的節目組都婉言謝絕了。因為他們沒法控制探班時媒體會看到什么、拍到什么。萬一有些“不當”的照片流出,很可能會斷送節目的前途。在聽完下面種種故事后,我們“沒能探班成功”的那點不甘心,也都化成了情有可原。

《兩天一夜》曾為不當言論道歉 侮辱女性成投訴熱門

去年夏天,《兩天一夜》在韓國某海水浴場錄制節目,在游戲環節中將女性物化成了“獎品”,獲勝的成員有比基尼美女相伴,而失敗的成員則是和“丑女”笑星一同接受懲罰。節目播出后,這期節目接到了多宗“令觀眾感到不快”的投訴。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兩天一夜》用美女當獎品,受到一致抗議

隨著聲討的音浪越來越大,《兩天一夜》的劉浩鎮PD只好站出來道歉:“這期節目沒有表現出《兩天一夜》特有的純粹面貌和真誠,非常抱歉。不管怎樣,從結果來看,攝制組的意圖有可能會讓觀眾感到不快。今后我們將播出沒有刺激性、讓大家感到舒服的節目。”

要知道,在韓國評判女性需要非常謹慎,一旦失言后果相當嚴重。無獨有偶,一度成為《無限挑戰》嘉賓的張東民,因為在一次電臺直播中提到韓國百貨大樓倒塌事故中的女幸存者“靠喝尿維持生命”,當事人得知后,一怒之下起訴了他。張東民隨即召開了記者會,向公眾道歉。然而,道歉不足以挽回一切,張東民很快便宣布退出《無限挑戰》。

池石鎮節目中吸煙引爭議 盧洪哲酒駕劉在石謝罪

中國觀眾熟悉的《Running Man》池石鎮,前不久也被貼上了“劣跡”標簽。在4月19日播出的節目中,兩隊人馬以超大型臺球桌為背景展開對決。在游戲的間隙,嘉賓們聚在一起聊天,鏡頭不小心捕捉到了池石鎮吸電子煙的場景。

節目播出后,觀眾們提出強烈抗議:“竟然在綜藝節目中播出吸煙鏡頭,太沖擊了”、“很多小學生都在看,怎么能這樣”、“天啊,池石鎮瘋了嗎”、“不會是真的吧”……

引發爭議后,制作組導演立馬道歉:“這屬于剪輯失誤。這是嘉賓們的休息時間,制作組在剪輯過程中誤用了該畫面,我們未能及時發現問題,非常抱歉。在此,也向池石鎮表示歉意。”幸而,池石鎮雖然被頂到了風口浪尖,但卻并未在《Running Man》中下車。

韓國綜藝實地調查制作篇:頂級制片5年沒休假

盧宏哲犯錯,劉在石也要一并出來道歉

而在《無限挑戰》中,被劉在石一手提拔起來的Gag man——盧洪哲就沒有那么好運了。去年底,他因為酒后駕車被警察攔截并進行尿檢。我們此次的韓國之行,聽到了事件的真實版本:當時盧洪哲正與朋友在飯館吃飯并小酌了幾口,車就停在了路邊。期間,有人找他出去挪車,前后開了不到50米距離,便被交警逮了個正著,一失足成了“劣跡藝人”。

事件曝光后,帶盧洪哲進入綜藝圈的劉在石便率先出來替“小弟”道歉,而盧洪哲本人則選擇退出節目。

總結陳詞:

寫完這期《貴圈》,我們發現韓國綜藝的意氣風發并不是無緣無故的。制作人全年無休、編劇們事無巨細,韓國的綜藝節目,便是在這樣廢寢忘食的氛圍里,做成了“自有品牌”。

此次受訪的幾位韓國制片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中國做出自己風格的綜藝,是早晚的事。”在此之前,向他國學習并沒有什么不好意思,韓國的綜藝人們早年也向日本取經,現在也在學習歐美的播出模式。

下一期《貴圈》,我們將帶來“中韓合作篇”,具體探究下兩國的綜藝精神是如何交鋒的。

返回華中在線首頁>>

閱讀(53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來源:華中在線”字眼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華中在線”,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不涉及任何商業用途。 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以便我們及時做出處理。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湖北麻将卡五星怎么玩 短期工干什么赚钱 贵阳开什么店赚钱 2019年开滴滴还能赚钱吗 部落冲突速本流赚钱 梦幻西游手游什么门派赚钱最好 澡堂夏天都怎么赚钱的 现在最赚钱的金融平台 当单簧管老师赚钱吗 赖子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