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高干子弟槍擊案始末_軍事評論新聞_華中在線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軍事 >軍事評論 > 正文

揭秘: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高干子弟槍擊案始末

2019-11-03 22:00:32 來源:華中在線 作者:佚名 閱讀:0

揭秘: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高干子弟槍擊案始末

被擊穿的玻璃

人民大會堂窗戶上發現槍擊彈孔

人民大會堂北窗玻璃遭“槍擊事件”發生在1966年2月2日。

2月3日上午8時,公安部于桑副部長通知我(我當時任公安部三局副局長,主管刑事偵查工作)速帶技術人員前往人民大會堂勘察“槍擊事件”現場,調查此事。當我帶著技術員王廣沂等人趕到人民大會堂時,已有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劉漢臣、治安處副處長朱培鑫在現場。據初步了解,2月2日下午2時許,大會堂服務員發現大會堂北側西頭二樓半的雙層玻璃窗被打了兩個洞,像是槍打的。經勘查外層玻璃有兩個孔洞,有明顯成蜘蛛網狀放射形裂紋:里層玻璃只有一個孔洞,一個未擊穿的彈著點痕跡,在夾層玻璃窗之間的底部有一個彈頭,提取檢測為5.6毫米,彈頭頂端倒轉成小蘑菇形。初步判斷,像小口徑槍彈頭,放大鏡下可見彈頭上有6條槍膛紋線。

周總理親臨現場指示

2月3日上午10時,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楊德中同志陪同周總理來到現場。總理進門就問: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來人了嗎?楊答來人了,當即把我與劉漢臣同志介紹給周總理。我簡要匯報了初步勘查情況。周總理接過技術員手中的放大鏡觀察窗玻璃的孔洞和彈頭,又把窗外的環境了望一遍,隨即對“槍擊事件”的調查工作做了指示。

首先批評調查工作緩慢。他說,案子發生快—天了,基本情況還沒有搞清,查案工作這樣慢騰騰的怎么行!總理指出,人民大會堂遭槍擊是第一次,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這個房間的后面就是宴會廳,要從政治上考慮是不是敵人破壞。對這件事要高度重視,當成大事來辦,絕不能等閑視之。

揭秘: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高干子弟槍擊案始末

究竟是誰把槍口對準了人民大會堂

接著總理對查破工作做了指示。他說,看了玻璃上孔洞的裂紋和彈頭,像槍擊的,但要找驗槍專家對彈頭進行技術上的檢測,弄清究竟是小口徑步槍還是無聲手槍打的。又說,要研究是從什么方向、什么位置打來的,要從幾個方面調查,主要查小口徑槍和無聲手槍;查當天從西長安街通過的敞車,從中發現線索,進行追查。

總理問,這事通知總參、總政、北京衛戍區沒有?馬上打電話通知他們的主要負責人來人民大會堂看看現場,再開會研究組織查破。由公安部統一負責,各有關單位參加,組織查破工作,明確任務,分頭去辦,要火速行動,晝夜不停,要在一兩天內查出個結果來,向我報告。

總理還批評人民大會堂工作人員,思想麻痹,報案太晚,2日下午發現玻璃窗打孔洞,不及時報告,不保護現場,還打掃衛生把一個彈頭給掃沒了。接著指示,要組織大會堂工作人員、警衛部隊的干部戰上,都來現場觀看,敲敲警鐘,以提高警惕,克服麻痹思想。

揭秘: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高干子弟槍擊案始末

發現的子彈

發現重要線索

當天下午2時,由公安部于桑副部長主持召開了緊急會議。北京市公安總隊長兼市公安局副局長呂展、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高富友、大會堂黨委書記劉劍和總參、總政、北京衛戍區的部隊首長,以及有關單位的公安保衛人員參加了會議。會上,作了布置:一是查2月2日當天通過南長街南口崗亭的所有敞車;二是各單位都要查有無小口徑槍支和無聲手槍?若有,查是否丟失或近期使用過;三是對中山公園、南長街南口的高層樓房住房進行調查摸底;四是由公安部三局組織技術人員再對現場彈頭和玻璃孔洞進行檢測。要求各單位火速行動,盡快查清本單位、本轄區的車輛、槍支情況,發現線索及時上報破案辦公室。并宣布辦公地點設在人民大會堂及聯系電話,還規定每天晚8時召開指揮部碰頭會議。

當晚9時許,公安部六局辦公室主任胡鳴孔來到大會堂辦公室,匯報了一條重要線索。他說,住在南長街南口的全國體委首長家的看門老頭反映:這幾天首長的孩子和幾個高中同學在房上用小口徑槍打過麻雀。指揮部聞訊后,即由胡帶著于桑、呂展和我一起到這家察看。見前后兩層院,前院是車庫、門房,后院是二層小樓。看門人指出,學生打麻雀是在車庫屋頂上,用小口徑獵槍向南打停在柳樹上的麻雀,槍口正朝著大會堂北門窗戶。從房上觀測至大會堂北窗約有600米左右,是小口徑獵槍的有效射程。為進一步檢證,我們提取了掛在門房墻上打麻雀用的獵槍和幾盒子彈。

當晚,即由公安部三局刑事技術員進行檢驗。他們一面用提取小口徑獵槍射出彈頭樣本,同現場彈頭對比;一面用這支獵槍進行打玻璃射擊試驗。經過十幾小時的緊張工作,于2月4日上午出來對比結果是:用獵槍射出彈頭樣本,同現場彈頭在顯微鏡下比對,兩者膛線條紋相一致,并拍了照片。通過檢驗認定:現場彈頭是從某首長家提取的小口徑獵槍射出的。同時,打玻璃的射擊試驗,也在玻璃上打出蜘蛛網狀裂紋。

揭秘: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高干子弟槍擊案始末

專案組選定西山靶場進行射擊試驗

高干子弟要嚴加管教

2月4日晚7時許,周總理讓我們去中南海匯報。楊德中同志帶著于桑、呂展和我來到中南海西華園總理辦公室。于桑副部長扼要匯報了南長街南口某首長家孩子們用小口徑獵槍打麻雀的情況,對具體的槍彈檢驗工作要我匯報。總理見我坐的位置離他較遠,就把我叫到跟前坐在他的左手邊。我剛打開技術鑒定書,念到:孩子們打麻雀是用的西班牙牌小口徑獵槍時,總理伸手把鑒定書拿過去自己看了。當看到鑒定書上寫的小口徑獵槍的牌號是“西班雅”造,他發現不對,說是“西班牙”吧!接著又說,當然翻譯用同音的任何字都是可以的,不過還是用“俗稱”用語好。隨即在鑒定書上把“雅”改成“牙”。又拿起獵槍看了看槍上的拉丁文后才繼續閱完鑒定書。看到鑒定書結論是:兩個彈頭膛線條紋對比結果相一致。由此認定“現場彈頭是這只小口徑獵槍射出的”。總理深思了一分鐘,親自用放大鏡看了兩個小盒分裝的現場彈頭和對比樣本彈頭;又看了對比顯微鏡下的照片;當看出有三條紋線是完全一致的,而另三條紋線不是完全相符時皺起了眉頭。我趕忙解釋說,這是由于彈頭受撞擊成蘑菇狀,紋線受到輕微損壞的緣故。周總理聽后,指示再搞一次模擬試驗。他說,就用這支小口徑槍,在射擊位置與彈著點的高度和距離相似的條件下進行射擊試驗,按理是能夠打出蘑菇狀彈頭的。但組織科學試驗必須嚴謹,力求同現場情況相同。

揭秘: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高干子弟槍擊案始末

子彈來自于人民大會堂北邊的區域

當匯報認定大會堂“槍擊事件”是小孩子打麻雀的“飛彈”造成的時,總理嚴厲地說,怎樣能在城市打鳥呢!城市到處是人群,“流彈”到處會傷人的,高干子弟要嚴加管教,“清朝八旗子弟”是有歷史教訓的。

當匯報到某首長家的獵槍及子彈是放在傳達室,小孩子可以隨意拿去打鳥時,總理眉頭一皺,說槍支不加管理怎么行!想了想又說,看來,各地槍彈無數,保管不善的情況可能是普遍存在的。公安部要盡快搞出槍彈登記管理辦法來。我答,公安部三局正在擬定,但對如何管法還拿不定主意。總理說:“各種槍支(包括小口徑槍、無聲手槍、自衛用槍、運動用槍等)都要管。可分頭管,部隊系統的槍支由軍隊自己管,民兵槍支由人武部管,體育運動用槍支由體委管,自衛槍支和社會上槍支由公安部門登記管理。可搞出個管理試行辦法,先發下去執行。要在十天左右搞出來,直接送給我,由國務院頒發。”

總理結束講話,已經是八點多了。當總理把我們送出門口時,碰到炊事員正給總理送飯來,總理說你們在這里吃飯吧,不過沒有什么好吃的!于桑同志答,我們已經在大會堂吃過了。我看見炊事員端著的漆制的方盤內盛著一大碗木樨飯,一碗湯、一碟咸菜,吃的非常簡單。總理看了一眼笑著說:“能常吃上木樨飯已經不錯了!”

揭秘: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高干子弟槍擊案始末

子彈從這里射出

《槍支登記管理試行辦法》出臺

我們回到大會堂,立即召開追查“槍擊事件”的指揮部會議,傳達周總理新的指示,做出部署。

當晚10時,由城市建設部部長帶一個工程師,來到人民大會堂,測量了槍擊玻璃窗離地面的高度,彈著點同射擊位置距離的長度,仿制同現場相似的窗框,裝上了能拆換的活動玻璃,用于模擬試驗。

2月5日晚9時,完成試驗準備工作,我與劉漢臣帶著試驗小組陪同建設部安裝工人一起,前往西郊北京體委射擊場,安置好玻璃窗框,進行試驗。在零下20度的室外,試驗經過8個小時的射擊拆裝,反復22次,打壞了21塊大玻璃,終于在6日晨6時,打出了同現場彈頭相似的蘑菇狀彈頭,達到了預想結果。當日下午2時,由楊德中同志拿著兩個成蘑菇狀的彈頭向周總理匯報,總理看了滿意地點了點頭,說,可以認定就是這支槍打的。至此,大會堂“槍擊事件”調查有了完滿的結果。

由公安部牽頭,有關部門參加擬定槍支管理辦法的工作,也由2月5日開始,晝夜不停地進行。由于周總理指示明確具體,討論中大家思路清晰,認識一致,經過幾天緊張工作,快速地完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槍支登記管理試行辦法》的起草工作并報送周總理。很快,國務院批準了這個試行辦法。王恩眷

央視走近科學報道1966年人民大會堂遭槍擊案:子彈秘蹤

今天給大家講述一件40年前的離奇的案件:我們都知道人民大會堂位于天安門廣場的西側是我國最重要的國事活動中心,而這個案件就與人民大會堂有關。1966年,就在人民大會堂建成7年后,一顆子彈打穿了人民大會堂二樓的玻璃,這是人民大會堂建成以來最離奇的也是惟一的一起案件,它究竟是怎么發生的呢?

1966年的2月2日,上午十點,在人民大會堂的二樓會客廳正在進行重要國事活動。十點十分,客人們落座,賓主在融洽的氛圍中愉快地交談著,而在離他們不遠的走廊里,一位名叫張善蘭的服務員正推開窗戶上的紗窗,努力拭擦玻璃上的灰塵,以便讓更多的陽光進入房間,突然,她聽到一聲異常的碎響,一塊玻璃破了。

原人民大會堂服務員張善蘭:心里很害怕極了,連走路都不會走了。

聞訊而來的北京市公安局民警發現,發生槍擊的地點位于人民大會堂的北側,子彈就打在二樓的玻璃上,擊穿了兩層玻璃,彈頭掉在兩層玻璃之間。

原北京市公安局技術科王榮先科長:人民大會堂從來沒有發生這種事情。

這是人民大會堂建成以來的第一次槍擊案件,由于當時正在進行重要國事活動,因此這次槍擊事件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關注,當天就在人民大會堂成立一個精干的專案小組進行現場部置。經過反復搜尋,辦案人員在現場只找到了一樣物證,就是那枚擊穿兩層玻璃的子彈。

這就是當年打在人民大會堂北面窗戶上同一口徑的子彈,才這么大的玩意兒。可別小看它,專家告訴我們這是一顆5.6毫米的小口徑步槍子彈,在上個世紀有許多步槍都采用這一口徑。它的口徑雖然小,但有效殺傷距離達上千米,就是說如果有人在一公里以內被這種子彈擊中,那可是非死即傷的。我們就想一個問題:人民大會堂周圍戒備森嚴,一般不對外開放,那么這顆子彈究竟是從哪里打過來的呢?

這次的專案組里集中了公安部的槍彈痕跡以及輕武器研究方面的專家,但突如其來的槍擊案讓所有的辦案人員都感到十分棘手。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為什么在總理舉行國宴的時候,國宴有人打槍,這個要調查,到底是有目的的,還是沒目的的,肯定要調查清楚,只要有目的的,這問題就比較嚴重了。

陳建華當時只有26歲,是北京市公安局一名普通的技術員,參與了這起案件的現場勘驗。專案組分析子彈擊穿玻璃的角度,發現子彈是從人民大會堂的西北面方向打來的,于是專家們懷疑槍手的射擊位置應該在人民大會堂附近。人民大會堂的北面就是長安街,長安街再往北就是中山公園了,因此長安街和中山公園是槍手最有可能的射擊位置。那么這個子彈到底是哪里打來的呢?案發當天總理在二樓接見外賓時,總理的周圍、二樓的走廊、樓梯拐角均有警衛和其他工作人員,大會堂四周街邊、墻角、路口也是有警衛的,可謂戒備森嚴。假如槍手拿一支步槍在長安街的人流中開槍,他成功逃脫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要打完槍再跑那來不及了,因為周圍有好多警衛,不可能不發現,也許拿了一個大槍、長槍,這不像短槍還好放。

既然不可能是從長安街的人流中射擊,另外一個合適的射擊位置就是中山公園?中山公園位于人民大會堂的北側,原來是紫禁城的一部分,建國后被改為公園,是北京市民最喜愛的一個公共娛樂場所。

原北京市公安局技術科王榮先科長:總理還問我們,中山公園不是有紅墻嗎,問那紅墻有多高,趴在墻上打也是可能。再有就是在中山公園再往北那邊打過來的,也有可能。

假如真的是槍手趴在中山公園的墻上射擊,那這種性質就是刺殺行為了,這種推測讓參與辦案的人員心跳不已,因為兇手沒有抓獲,他還可能再次出現。

原北京市公安局技術科王榮先科長:一般人誰也不敢這么著,一邊開車一邊開槍,誰也不敢,那就是別有用心了,肯定是別有用心。至于他能不能夠擊中他所想的目標,可能性就不知道了,但是可能就是惡意的,不會是善意的。

辦案人員對中山公園圍墻進行了仔細的勘察,卻沒有發現可疑人員,在圍墻上沒有發現有人趴臥的痕跡,圍墻的周圍也未發現遺留的彈殼。難道槍手蒸發了不成?現在惟一的破案線索就是殘留在玻璃上的那個彈孔了,專家再次勘驗現場,發現彈孔不足一厘米,并且很圓,有的專家推斷這顆子彈實際射擊距離很可能只有50-60米,這個槍手的射擊位置離人民大會堂非常近。那么槍手究竟在哪里開的槍呢?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因為當時有的專家就把紙卷一個紙筒,然后把兩個窟窿對折了以后,從這個窟窿里邊看出去,一看就是天安門到人民大會堂快車線的中心線上。所以這樣他們說,射手是在快車道上打來的,這樣就基本上那么定了。

專家憑什么定在快車道上呢?因為按照過去的教科書,包括前蘇聯教科書里邊談到,三點一線,延長線的這一點就是槍手站的位置,所以他們認為按照這個來判斷應該沒錯的,當時這個子彈打穿了兩塊玻璃,穿過第一層玻璃,把第二層玻璃也打破了,子彈掉在兩層玻璃之間,當時有些專家判斷是近距離打來的,就是這樣子,把這兩個眼連上線,它的延長線就是長安街的快車道上,就是這一點,這就是專家認為的射手開槍的位置,那是否真的這樣呢?

因為一般情況,一顆子彈的擊發都需要有一個三點一線的瞄準動作,就是槍支上的準星、標尺和射手的眼睛三點在一條線上,這條瞄準線也就是子彈的彈道軌跡。專家們分析子彈在人民大會堂玻璃遺留的彈孔,把兩個彈孔進行連線,它的延長線正好指向長安街的快車道,也就是說那個槍手的射擊位置在長安街的快車道上。但據當時執行警戒任務的保衛反映,槍擊發生的當時,長安街上并無異常,因此,辦案人員又推測,槍手很可能藏匿在車輛中當車經過人民大會堂時,從車里向人民大會堂開槍射擊,這樣的射擊部置說明槍手有高超的射擊技術和過硬的心理素質,這不是一起簡單的槍擊案,很可能是精心策劃的一起陰謀。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因為當時總理在舉行國宴,四周都是警衛,人民大會堂也肯定是燈火輝煌,在這種情況下,再往這里面打槍,你不管往哪個方向打,只要往人民大會堂開槍,本質就是有目的的破壞。

專案組認為這是一起針對國家領導人的破壞行為,案件的嚴重性讓每個參與破案的人都倍感緊張,他們連夜分析案情,決定先從查找那輛嫌疑車輛入手。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為什么,假如是快車道上打來的,首先要查到打槍人,因為他在車上,你只要找到車就找到人,就找到槍。

槍是十點左右開的,從上午九點半到十點半這一個小時內,路過天安門的所有的機動車都要排查,三天后,辦案民警發現共有一千多輛汽車在這一小時內經過人民大會堂。

原北京市公安局技術科王榮先科長:一千多輛車一個一個都排查,當時汽車也沒多少,1966年車能有多少,沒有多少,車都是單位的,單位一部置,單位就說我們哪輛車什么時候過的。

很快在北京市東城區,民警們發現某供銷社有一輛車2月2日那天十點十分的時候經過天安門,當時駕車的兩個人很可疑,神色很慌張,最重要的是在他們的車里還發現了一個重要情況。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為什么,一個發現有槍。

車里的兩個人立即被扣押了起來,槍也很快被收繳上來,這是一支德國造六條膛線的毛瑟1898K式步槍,并且發現這支槍原來有六發子彈,已經打出去了一發,什么時候打的,持槍人一直回答不上來。難道射向人民大會堂的子彈,就是從這支毛瑟步槍里發射出來的?民警們決定立即進行射擊試驗,把一些子彈裝進這支槍進行射擊,然后將射擊后的彈頭跟人民大會堂發現的彈頭進行比對,就能確定是否是這一支槍打的。

為什么要比對子彈呢?原來每支槍的槍管里都鑄有膛線,子彈經過膛線以后就旋轉前進,就可以打得又準又遠,而且槍彈經過這膛線以后,它就產生了一些特殊的痕跡,這個痕跡就是子彈頭跟槍管里膛線的磨擦紋,一打出來,這膛線就在經過的子彈上留下痕跡,它跟咱們的指紋一樣獨特性,同一支槍打出來的不同的子彈,在彈頭上的痕跡幾乎是相同的,我們可以把它進行比對以后能夠認定,是不是同一支槍打的。那么收繳到的這把槍是不是就是向人民大會堂射擊的那把槍呢?

這項比對彈頭痕跡的工作整整持續了一個下午,辦案人員用這支收繳來的毛瑟槍打了五發子彈,然后與人民大會堂現場的彈頭進行比對,結果出乎辦案民警意料,這支槍打出來彈頭上的痕跡與現場彈頭上的痕跡完全不吻合,也就說,查獲的這支毛瑟槍并不是向人民大會堂射擊的那支槍。而對槍擊發生時,經過人民大會堂的車輛排查也結束,民警們并沒有從這些車和駕駛者中發現任何異常,這起槍擊案件一時陷入僵局。就在這時,公安部和專案組接到周總理指示,由于人民大會堂將有高規格的國事活動,為確保其他領導人的安全,要盡快破獲此案。時間緊迫,如果不及時抓獲這個人,如果讓槍聲再次響起后果將就不堪設想,專案組的成員都到了重重的壓力。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從中央到北京市委都很重視,領導都在那,當時我們都住在人民大會堂,住了一個月,搞這個案子,大家都住在那。所以都是比較緊張的,所以肯定是認真查的,晚上睡就睡在人民大會堂,睡在地毯上,因為地毯很厚,鋪一個被子,就睡在上面,白天也在那干。

專案組民警反復梳理槍擊現場的每個細節,但仍然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槍手的射擊位置始終無法確定,更別說找到槍手本人了,在這個節骨眼上,陳建華在反復觀看玻璃痕跡以后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推測。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初步的判斷,所以當時我們提出來,這個玻璃應該是遠距離打的。遠距離打,就不可能直接很近的三五十米就打到人民大會堂,應該更遠。

陳建華的觀點與專案組大多數專家的觀點不一致,他們仍然認為是近距離開的槍,也就在距離人民大會堂50-60米的長安街上開的槍。而陳建華認為槍手極有可能是遠距離射擊的,因為他在六十年代初曾做過槍彈擊碎玻璃的試驗,在他的印象里,人民大會堂里被擊碎的玻璃破碎不均勻,更像是子彈遠距離射擊后留下的痕跡。

子彈遺留的痕跡就是子彈在物體上所形成彈孔的大小、深淺以及破碎的程度等,這些痕跡可以推斷出子彈飛行的彈道軌跡是直線還是拋物線,而直線或者拋物線可以推斷出槍手射擊的位置。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尤其是那個步槍,因為它穿透能力比較強,遠距離打,它打過去打穿一層玻璃以后,它會改變方向,改變方向以后,再打穿第二層玻璃以后,兩層玻璃之間的延長線就不是它的射擊槍的射手站的位置。

陳建華認為子彈在擊穿第一層玻璃后,其彈道會發生改變,如果還按兩個玻璃彈孔的延長線來判斷槍手的射擊位置是錯誤的!因此,陳建華的意見與其他專家的意見相持不下,就在這時,忙碌中的周總理又一次過問了這起離奇的槍擊案件。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總理就說說你們要看得更廣一點,更遠一點,不要限制在這個快車道上,你們還可以從別的地方再查查。

專家們再次看了看現場,根據子彈擊打玻璃的剝落程度以及力度,覺得陳建華的觀點確實值得重視,射穿人民大會堂玻璃的這顆子彈很可能不是在長安街上近距離射擊的,而有可能來自一個遠距離的地點。

原北京市公安局技術科王榮先科長:不能夠以兩點劃一個直線來看,本來彈頭飛的就不可能是直線,必須是一個曲線。

但仍然有專家對5.6毫米口徑子彈在如此遠距離上的射擊效果充滿懷疑,于是辦案人員決定選擇一支與那顆子彈同口徑的步槍,在北京的西山靶場進行射擊試驗,以驗證這一假設。辦案民警按照人民大會堂窗戶的樣子,做了一塊卡車大小的玻璃靶子,射擊距離從100米到500米,看在不同的距離上子彈對玻璃的擊穿效果究竟怎樣?為確保射擊效果,專案組請來國家隊的射擊運動員來進行這個實彈射擊試驗。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因為一般人怕打不準,一般不好打。所以他們打比較有把握,否則你打了十槍,結果一槍也不中,那也不好辦,所以請他們來打。聽他們說打了兩卡車玻璃。

射擊試驗進行了一天,射擊隊員從100米到500米的距離上,向玻璃靶打了一百多發子彈,才有十幾發子彈打中玻璃。最后在驗靶的時候,民警發現,其中兩發從400米左右射擊的子彈所形成的玻璃彈孔跟人民大會堂窗戶上的彈孔很相近。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它窟窿不是很嚴,另外槍彈打穿玻璃以后,它有一層一層剝落的,所謂洞孔的話,就是玻璃一層層剝下來的形狀,不能太典型,好像它就是一個洞孔,好像比較光的,說明射來的距離,當時子彈射擊,打到玻璃的能量不是太大。所以根據這個判斷應該是遠距離射擊的。

專案組根據試驗結果判斷,子彈應該是遠距離打的,也就是從長安街以北400米以上的距離打的,根據這個結果,專案組立即確定了一個排查范圍,人民大會堂西北方向400左右范圍的扇形區域要逐一排查,其中南長街以西的范圍是重中之重。當時這里大約有二百多戶、一千多名居民,專案組懷疑那個槍手有可能藏匿其中。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這片居民區首長比較多,所以不太好摸,后來總理說了不管哪些首長都要查一查,所以這樣的話北京市公安局就對所有這一片的居民區,都挨戶的進行了調查。

在這塊居民區中居住的人比較復雜,有原來的老市民、也有在西單做買賣的各地貨郎,還有那個神秘的開槍人,為避免驚擾那個槍手,所有的排查都是秘密進行的,當查到南長街44號大院時,一個情況出現了。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當時調查發現一個人有槍,而且在這個時候打過槍,所以這樣的話,我們就把這個槍收繳了。

收繳到的這支捷克造的小口徑運動步槍生產于1898年,重2.8千克,共有六條膛線,所用的子彈是5.6毫米的,與人民大會堂現場遺留的子彈是同口徑同樣型號的,在對槍支膛線的痕跡檢驗后,專家們判斷射穿人民大會堂玻璃的那顆子彈就是從這支槍里發射出去的,因為彈頭痕跡與槍支膛線的痕跡完全吻合。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經過檢驗槍支,這個嫌疑槍打出來的彈頭,跟現場人民大會堂里面的一個彈頭經過對比是同一支槍發射的,所以這個案子也就比較圓滿的解決了。

也就是說,1966年2月2日早上,槍手在南長街44號朝人民大會堂開了一槍,這顆子彈出了槍膛以后,呈拋物線旋轉前進,直到命中目標。

槍找到了,而且專案組發現持槍人所處的位置,南長街44號院距離人民大會堂大約有427米,這個距離與事先進行的射擊試驗得出的數據非常接近。但持槍人為什么在總理接見外賓的時候開槍呢?原來這是一個意外。

北京市公安局物證中心陳建華主任:在那個地方,當時北側有兩個樹,樹上有鳥,小孩他也不懂,打鳥,可是這個方向剛好往人民大會堂打的,打不到鳥它飛過去就會飛到人民大會堂。

原來事發當天,這個小孩看見院子里的鳥總是叫個不停,于是就拿起家里的那支5·6毫米捷克步槍進行射擊,沒想到鳥沒打到,這顆子彈卻飛到人民大會堂,并擊穿了兩層玻璃。整個槍擊案完全是個意外。

這起蹊蹺的槍擊案件經過辦案人員一個月的辛苦工作,最終查清了那顆突如其來的子彈的來歷,這起離奇的案件最后虛驚一場,孩子后來就是教育教育了,十一二歲的孩子還不懂事。但這件也起了好的作用,它促成了我國在全國范圍內禁槍令的出臺,1996年10月1日,我國正式實施了《槍支管理法》,規定公民不得非法持有槍支彈藥,否則將追究刑事責任。


返回華中在線首頁>>

閱讀(0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來源:華中在線”字眼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華中在線”,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不涉及任何商業用途。 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以便我們及時做出處理。

HOME-希尔顿娱乐场官网h00
梦幻西游泡泡王赚钱 看视频赚钱小说推荐 网络游戏界如何赚钱 好友赣南麻将同乡会 经济危机来了做什么赚钱 有10万赚钱项目有哪些 山东麻将吧 梦幻西游每天挖图赚钱吗 欢聚龙江麻将外挂 能赚钱的苹果手游有吗